返回0262 第七章 琴声依旧(惑音篇 第十六节)  拉马克游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鹿少女惊慌起来真的像一头小鹿一样竖起耳朵,颤抖着四处扭转着自己的头,双手不停交替地刨着地面。现在终于不再那么惊慌,神经质的动作也逐渐放缓下来。

    “我是这座城市的小鹿,这里是我的城市。

    猪国王原本是一位慈祥的长者,而猪王后也是一位和善的女士。直到有一天,这里来了一条七彩的小鱼,全城人都很喜欢她。

    可是有一次,我和小鱼玩耍的时候,猪国王突然怒气冲冲地下令把我们都抓了起来。他说我被小鱼传染了疯病,我们都疯了,需要治疗。

    于是,全城最清醒的狼宰相便夺走了小鱼的一片大脑,我也被关在了地牢中。

    很快,所有的居民一个接一个地发了疯,连猪国王和猪王后都变得异常偏执和可怕。

    正是因为小鱼被夺去了一片大脑,所以所有居民才会发疯。然而国王和宰相却认为是小鱼的过错让居民发疯,把她囚禁在地牢里。

    求求你,救救小鱼,帮我找回‘一片大脑’吧,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现在这种状态下的康斯妮来说,有条理的思考正在变成一件越来越困难的事情,但她还是尽力去冷静和理解。

    难道我现在奇怪的状态,就是因为那条鱼少了一片大脑?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才会因为自己的缺失而影响到整个城市?

    现在的情况去理解这么离奇的事情实在太困难了……不,对这些诡异的情况如果能轻易理解接受了才是真正的不正常吧?

    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无论如何,我都得帮这头小鹿完成这个任务。

    主人在这头鹿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过她,而她始终关在地牢,刚刚押解出来去刑场。这就说明主人自己也身在这座城市里,想必她也会受到这种奇怪情绪的影响吧?

    无论是为了处理自己异常的状态,还是挂记于主人的情况,既然是我得知了问题的缘由,就该尽力去处理掉!

    就在这时,城堡钟楼上的钟响了。

    康斯妮仰起头,双目无法视物的鹿少女仰起头,握着匕首准备偷袭的,和已经被砍翻在地将死不死的土拨鼠们也都仰起头。

    那不是铜钟低沉悠扬的共鸣,而是电子琴的声音。一个中低音区的徐缓动机在持续反复着。发出琴声的,正是那钟楼上最大的大钟。而大钟的四周,还不规则地挂着六口小钟。

    很快,随着小钟一口口敲响,木管乐器的声音一件件加入进来。长笛,黑管,接着是萨克斯。每个声音都在演奏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节奏,合在一起,给人一种疯狂的纷乱感。可细听起来,偏偏又隐藏在某种规律之中。

    一口钟怎么可能发出不同音高的琴声?康斯妮一点也没在意,她来自一个充满了魔法的世界。

    琴声,让人清醒,让人沉迷,让人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玄之又玄的感觉。

    不同的风景中,曲芸也在倾听着同样的琴声。

    而她立刻就判断出,这就是唤醒自己那同一首乐曲《gssworks》的第二乐章floe,也即是浮冰的意思。

    对曲芸面前的景色来说,这可谓是一首相当应景的曲子。

    从那看不到边际的大裂谷移开视线回转了头,就见到身后一座层峦叠嶂的冰山,浮在宽阔的冰河之上。

    冰河之宽,望不见其对岸,只有湍急的水流宣示着这是一条河流而不是湖泊大海。

    但冰山之大,即使这样湍急的河流,也不过能让它极缓慢地向下游一点点漂去。那是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若不是因为震惊盯了好一会,曲芸也根本没法发现这浮冰之山是在漂流了。

    在表世界,这样的冰山是绝对不会存在的。它就像是大庸梁州西南那些地质皱褶产生的山脉一样蜿蜒起伏着。

    能产生这种层峦叠嶂的地壳运动,会把一切冰山都震碎。碎冰之后才会再冻结成与之前如出一辙的,整块整块的冰山。

    细看过去,冰山到河岸之间似有几条小船往来着。而河岸边隐约可见一些像童话中一样的房子。想必,这就是鹿少女口中下一站需要通过的土拨鼠的村子了。

    然而这里既没有电子琴,也没有康斯妮那里城堡上的魔法钟。琴声,就像是从世界之外的远方传来。落在耳中,却又清晰地像在听现场音乐会。

    《floe》的琴声是随着曲芸从彩虹上跌落到那条贯穿整个世界的裂谷这一头的同时响起的。受悖影影响而过分放大的惊吓使得她没来得及判断清楚是自己的跌落导致了琴声响起,还是自己在响起的琴声中跌落。

    总之,这个时间很巧地卡在同一瞬间。而在这一瞬间,世界也改变了。一种油然而生的乖离感贯穿了曲芸的全身。头脑似乎变得越来越清醒,又似乎变得很困很困。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曲芸觉得身体留在原地,但意识却随着琴声不断上浮。整个身体都有一种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而灵魂好像要从身体中被剥离出去似的。

    但感情被极度放大的她却丝毫没有恐惧,她只觉得好像每天早上睡醒时,那种即将回到自己该在的地方的熟悉。

    据曲芸已经比较丰富的魔法学知识来看,只有极高级的附魔道具或者五环以上的大魔法才能影响人的认知到这种程度。

    她甚至觉得自己产生了幻听。

    仿佛有一个温柔,威严,又有磁性的男声在世界之外对自己说话“drei,ei,es……”

    只是很快,男人的声音随着琴声的变弱渐渐隐去了。

    再想回忆,记忆已然一片模糊。先是觉得自己刚刚真切听到的声音是幻听,继而连自己听到过这样的声音都忘记了。

    在曲芸的意识中,这一切很快就变成了“似乎忘记了不该忘记的东西”这样一种朦胧的感觉。

    然而,遗忘正是这个力求探索解析世间一切奥秘的女孩最大的禁忌。

    直到这时,惊愕,惶恐,愤怒……一系列几乎从未在曲芸身上出现过的强烈感情在这个世界中被无限放大着。

    一种命运不受自己操控的无力感点燃了曲芸的怒火。如果世界想要操纵我,那我就否定这个世界

    “do  sol-  di  re!”

    隔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