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63章 我有喜欢的人了  却羡寒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节假期结束后,凌寒的学校恢复了上课,梅天东返校准备校考,左澜回事务所处理案子。

    凌寒得知左澜因为护照的问题没有去成马尔代夫后,埋怨左澜怎么不告诉她,找她一起过除夕。

    左澜没什么心思多解释,她满脑子都是除夕夜那天发生的事。

    经过除夕那晚,左澜再见到姜景奕已不能直视对方了。在那一刻的四目相对之时,她觉得自己心里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

    这几天,左澜在事务所里总是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姜景奕。她要么出去见客户,要么在办公室里低头做文案工作。

    除夕那天,唐泽给左澜发了一条特别的祝福微信。左澜看得出来,这条微信唐泽是很用心思的。

    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唐泽又第一时间快递送上鲜花。办公室里的同事对左澜这位神秘的追求者更感兴趣了。

    左澜盯着眼前这一大束香槟玫瑰,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跟唐泽说清楚。

    “左澜,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张律师敲了敲左澜的办公桌。

    “好的。”左澜回过神来,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材料,穿上外套,跟在师傅身后。

    左澜和师傅张律师最近在处理的是一件民事借贷纠纷案。他们是原告方的代表律师。

    原告人借给朋友50万,朋友跑了,原告人要求担保人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过程很顺利,判决结果由担保人归还借款。

    担保人当庭就嚎啕大哭。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怎么能轻易当担保人呢?左澜想,看来法律知识还是得继续普及啊。

    左澜和张律师走出民事审判庭,迎面就看到穿着制服的唐泽。

    左澜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唐泽在庭外等她。唐泽是知道她今天要来法院的。

    “张律师,你好。”

    唐泽没有急着找左澜,而是先跟张律师打招呼。关于左澜的事情,他了解得不少。他知道张律师是左澜的师傅。

    “你是唐泽,唐检察官。你好。”张律师对唐泽有些印象。

    “张律师,我想跟左澜说几句话。”唐泽说。

    张律师立刻明白了,那个神秘的送花人唐先生就是眼前这个唐泽。

    “你们聊,你们聊。左澜啊,我去车上等你。”张律师笑着对旁边的左澜说,笑容里颇有意味。

    左澜觉得很尴尬,眼睛瞟向别处。

    “收到花了吗?”唐泽眼神里满是期待。

    “收到了。很好看。其实你不用总是送花,太破费了。”

    “你喜欢就行。再说我也没有天天送。你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看电影。有几部贺岁片挺好的。本来过年的时候就想约你看的,怕你忙没时间。”

    左澜的大脑在快速思考该怎么回复唐泽。

    当场拒绝不太礼貌,答应的话是不是会让唐泽加深误解。

    “怎么你没空?”唐泽见左澜犹豫的表情,有些失望。

    “不是。”左澜做了决定,“这样吧,你请我看电影,我请你吃饭。上次说好的。”

    唐泽喜上眉梢,一口答应,“好好。吃饭的地方你定,电影我定。”

    左澜从法庭出来,上了事务所的车。

    “师傅,不好意思,让你等了。”左澜一上车就向师傅道歉。

    “没事儿。左澜,唐泽就是送花给你的那个人吧?不错,我看行。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和你挺般配。挺好,挺好。”张律师边说边点头。

    “左律师,有人追你啊?”司机小王回头插话。

    “师傅,八字还没一撇呢。”左澜不想师傅误会,急忙解释。

    “那一撇说有就有,也快,也快。哈哈。”

    “对,张律师说得对。”司机小王附和道。

    男人八卦起来,简直没女人什么事了。

    左澜不想解释了,她不吭声了。张师傅和司机小王就唐泽追求左澜的话题又说到了当下年轻人的婚恋观。

    好不容易到了事务所,这段尴尬的聊天才结束。

    左澜刚进事务所,就有人告诉她姜律师找她。

    左澜心里咯噔一下,放下包,忐忑不安地走向姜景奕的办公室。

    敲了门,听到门内的“请进”,左澜推门进去了。

    姜景奕抬头看到来人是左澜,放下了手头的文件夹。

    “姜律师,你找我有事吗?”左澜将目光停留在姜景奕的办公桌上,她不敢直视姜景奕。

    姜景奕从办公桌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

    “这是戴青青从美国寄过来的,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她托我转交给你。”姜景奕把盒子往前推了推。

    左澜上前几步,拿起盒子。盒子分量不重,是方形的,包装得很精美。

    “青青姐真有心。”

    “那个民事债务纠纷的案子结案了是吧?”姜景奕问。

    “对,上午宣判了,我们这边胜诉。就等着执行了。”左澜回答。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两个人都没说话。

    左澜从未像此刻这般想赶紧逃离这间办公室。

    “姜律师,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没事了。你去忙吧。”

    左澜从姜景奕办公室出来,深深吐了口气。

    回到办公桌前,她拆开包装,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非常漂亮的丝巾。

    左澜认得这个丝巾品牌,这条丝巾价格不菲。

    她马上拿出手机,给戴青青发了一条微信。

    ——青青姐,丝巾已收到。谢谢你的新年礼物。

    很快,戴青青就回复了。

    ——不客气。看到这条丝巾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希望新的一年你能如愿找到你想要的幸福。

    左澜摸着光滑的丝巾,心里想着戴青青临行前的话和除夕那晚的情景,她更加坚定了要尽快跟唐泽交代清楚。

    就算和姜景奕没有结果,她也不能明明不喜欢唐泽却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的追求。

    按照和唐泽的约定,左澜先请唐泽吃了饭。

    鉴于唐泽又是请吃饭看电影,又是送花,左澜选了一家格调很高的法国西餐厅。

    既然是最后一次见面,不能在金钱上亏欠对方。

    左澜感觉得到唐泽今晚特别高兴,他大概以为左澜的举动是想继续跟他接触吧。

    饭后,两人去了电影院。

    唐泽选的是一部贺岁喜剧,而且买的是情侣厅的票。

    唐泽兴冲冲地去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带着左澜进了放映厅。

    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唐泽看得很认真,跟着其他观众哈哈大笑,还是不是跟左澜说几句话。

    而左澜整个观影的过程中,都有些心不在焉,一方面在为稍后要说的话打腹稿,一方面对唐泽感到有些抱歉。

    可是感情这件事没办法勉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骗不了人的。

    电影总算结束了。放映厅的灯亮了。

    唐泽意犹未尽,一边和左澜跟随人群走出电影院,一边跟左澜分享他的观影心得。

    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两人就要分别,各自开车回家了。左澜必须要开口了。

    “左澜,今晚我特别开心。希望对你来说也是。”唐泽笑眯眯地看着左澜说。

    万事开头难,但是再难也要开口。左澜已经准备好了。

    “唐泽,我有话要对你说。”

    “哦?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唐泽,我很抱歉。我想我们之间的交往只能到今天为止了。”

    唐泽的笑容瞬间在脸上僵住了。一切不都挺好的吗?为什么左澜突然这样说?

    “为什么?是我哪儿做得不好吗?”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唐泽沉默了两分钟。这两分钟让左澜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喜欢的那个人还不知道你喜欢他吧?”唐泽开口问。

    左澜默认了。

    唐泽松了口气,语气轻松地说:“既然你们还没有在一起。那我就还有机会。”

    什么?左澜有点吃惊地看着唐泽,唐泽的反应不在她的预想之中啊。

    “你们没有在一起,我还有追求你的权利吧?当然我不会死缠烂,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朋友,你有时间的时候,想起我来,可以找我吃吃饭,看看电影。如果你和你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了,我立刻放弃,绝不再打扰你的生活。”

    唐泽的话让左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原以为当她跟唐泽说清楚就算是结束了,没想到唐泽会这样执着。

    “我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况且这样对你好像不太公平。”左澜还是想断得干干净净。

    “我们都是法律的。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何况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太不容易了,”唐泽积极为自己争取机会,句句掏心掏肺。

    话已至此,左澜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唐泽要怎么做她改变不了。

    左澜回到家里,想起唐泽说的“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太不容易了”,心中感慨万千。

    对左澜来说何尝不是?可是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才真的是不容易啊。

    姜景奕喜欢她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