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05章长歪的科技树  大魏霸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05章长歪的科技树

    何谦八百部曲顿时就像逆流而上的溪水,以缓慢的方向靠近战场。这些丁壮不像其他晋军支援部队那样,排着整齐的队形,直线前进。而是一下子散得非常开,十步之内勉强一人。看到这一幕,米利有点无语,这样上去还不是送菜吗?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反正只是民夫,何谦即使要出头,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这个局面已经没有机会挽回了,米利开始布置接应部队。

    就在这时,战场上局势再变,那些跑到阵前的丁壮一看魏军上前冲来,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司马聃的心都在滴血,晋军诸军,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丁壮在撤退的途中,突然整体止休,手中的长枪、戈等长兵器回势一捅。

    在武术套路中,这一招有一个名头,叫做回马枪。出其不意的一招回马枪,取得不俗的战果,至少三四百名魏军士兵中招。

    总共魏军才一千五百人的战斗部队,在战斗中受伤百余人,已经撤出了战斗,此时猛然间中招三四百人,场面非常震撼。魏军的追击势头,就像遇到了巨石阻挡,为之一顿。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败退的晋军也为之士气大振。许多满腹怒火的晋军不用将领下令,也学着何谦部一样,调头反杀。何谦在一直观察着战场,突然他发现了魏军指挥战斗的别部司马,随即张弓引箭,毫不拖泥带水的一箭射出,那名魏军别部司马应声而倒。

    其实何谦打的主意就是学着籍破虏的样子,进行战场斩首。只是非常可惜,这是魏军精锐部队,可不是那种护军青壮。

    在别部司马阵亡之后,立即有甲曲军候接任指挥权,何谦再如法炮制。结果,这个军候有了防备,一箭落空。同时,魏军接任别部司马也有了反击措施,十几名旗牌手,开始向何谦方向发射弩箭。

    何谦无奈只得非常狼狈一个赖驴打滚避开。战场上,何谦部曲与魏军正式接战。在以往战斗中,魏军诸军中以刀盾手开路,刀盾兵都是一手持盾,一手执刀,可攻可守。身后又有长枪兵配合,杀的晋军连连后退。

    可是这些何谦部曲就依靠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专朝魏军刀盾兵下三路招呼,魏军的盾牌可以防劈防砍防刺,能护住上半身要害位置。可是像这种盾牌不是重盾,只能勉强防止身体一半稍多一点的部位。可是何谦部轻装步兵,却非常刁钻的刺击魏军刀盾兵的小腿或脚面。

    又一次失误的防守,结果数十上百名魏军士兵受伤倒地。

    这个变故是众人没有意料的,短短半柱香的功夫,何谦所部就把魏军的刀盾手收拾掉了。而且代价居然不足百人阵亡。

    米利和魏军精锐部队交过手,那个时候有心算无备,在伏击的情况,战损比例接近一比一。这样的结果让米利非常难以接受,可是晋军上下却认为是大胜。让何谦所部干掉了五六百名魏军士兵,虽然其中阵亡的人数不足一半,不过自身阵亡却只有不到一百。

    如果不是亲临现场,米利都怀疑魏军是不是变得弱了。

    魏国肯定没有变弱,只是何谦所部有点强了。当然这也不是说何谦所部真的就比魏军精锐部队强,只是羊群里冲出几只狼,有时候是可以让猛虎手忙脚乱的。

    就在晋军败军借着何谦所部反击的趁头,居然调头反击魏军。士气是非常重要,苻坚在淝水之战,士气打没了,结果百万大军给八万北府军打得草木皆兵。现在晋军的士气渐渐上来了,拥有人数优势的晋军倒和劣势人数的魏军打得平分秋色。

    然而这个时候,何谦却悄悄收笼部队。

    我们知道伸开的十指并没有攥紧的拳头有力量,经过收拢部队,除去轻重伤员。何谦供得五百六十余健卒,不过这些乞活军出身的军士可都是穷怕了,在战斗中杀死敌人,他们就抽空扯下甲胄,换上好的兵刃。这些人可以饥不择食,无论是阵亡魏军士兵的甲胄或兵刃他们抢,哪怕是晋军阵亡士兵的装备他们同样也抢。交战过程中,这些部曲,装备换了一遍。

    这正应了《亮剑》李云龙那句话,谁叫咱穷呢。

    何谦在交战过程,魏军正在准备替换的空档中,大吼一声道:“冲!”

    五百六十余人马像一股旋风一样,冲进了魏军阵中,这些魏军交战甚久,已经接近力竭。正所谓旧力用尽,新力未生。

    突然的冲锋,一瞬间越过了晋军士兵,迎头插进魏军阵前。这些领头的士兵,都是何谦在数千乞活军中调出的精锐,个个力大无穷。如果是他们装备着粗劣的甲胄,魏军或许给他们会造成大量的伤亡,然而魏军的甲胄和晋军的甲胄几乎一样,是这个时代最高技术的产物,精钢打造的明光铠甲,防御能力早已经过实战的检验。

    魏军的反应也快,只是非常可惜,何谦是拼命了。一名何谦部曲被魏军枪兵刺中腹部,然而这个中创的士兵向集中全身力量猛然向前一扑,与魏军长枪手撞了一个满怀。那名魏军士兵突然感觉呼吸困难,身体的力量快速流失,意识有点模糊。低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居然发现那个何谦部士兵把横刀割中了他的喉咙。一个如同小孩子嘴的伤口,正潺潺流血。这是这名魏军士兵最后的一点意识。

    明光铠甲防御最坚固的地方,就是正前方,胸甲位置,别说横刀刺,就是用长枪刺也不行,光滑的甲片就会把长枪头滑开。不过由于腹部需要活动,那里的甲叶片倒是有点薄弱。但是最薄弱的环节却是脖子,那里根本没有一点防御能力。

    何谦看也没看跟了他十几年的心腹,大吼道:“破阵!”

    手持盾牌的何谦部曲与魏军幸存的盾牌手对撞在一起,就在这时,何谦身后的部曲却踩着同伴的身体,大步而上,一下子跃过了双方的盾牌手,直接冲对方的第二列之中,这些跃阵的部曲,完全不顾魏军的长枪手刺出如同毒蛇一样的长枪,转身挥刀砍向那些魏军盾牌手。那些盾牌手顾得了前面的敌人,哪里顾得上身后的敌人。

    仅仅一瞬间数十名跃阵而出的何谦部健卒被魏军的长枪手刺成了筛子,可是他们却把那些魏军盾牌手劈得血肉模糊。

    数十健卒全休阵亡,而魏军盾阵也随即告破。何谦红着眼睛继续大吼道:“破阵!”

    那些士兵有的捡起盾牌,有的直接用血肉之躯向长枪头撞去。

    魏军盾牌手后的第二列枪兵面对盾牌手可没有什么优势,长枪一枪刺出,被盾牌挡住之后,迎接他们的就是刀斧加身。

    不过十息功夫,第二列长枪阵告破,接着就是第三列、第四列。仅仅五列士兵的魏军阵线瞬间失守。这个速度快得连魏军后方的支援都没有来得及。

    这一次反冲锋,何谦没有用什么计谋,也没有采取什么迂回,声东击西,就是一味的向前猛冲。五列魏军阵线瞬间失守,这让后面的魏军弩射手非常吃惊。他们纷纷向何谦部曲射箭。

    “杀杀杀。”

    何谦看到魏军弩射手不由得精神一振,大吼道:“破阵!”

    说着何谦举起一面血迹斑驳的盾牌,向魏军弩射阵冲去。有五百多人阵亡了快二百人,幸存的人也不是人手一面盾牌,这个时候有盾牌防箭的在冲,没有盾牌的也挺起了胸膛以血肉之躯迎击箭雨,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充当了后队战友的盾牌,为他们争取了靠近的时间,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就连石越这样的魏军悍将也为之动容。看到这一幕,他仿佛又回支了当初跟冉闵率领的魏军战斗的情景。那些魏军就是用这种方式直接把刘显数万大军吓得不战而逃。石越都短暂的失神,那些魏军弓弩手都被这些视生命如草芥的敌人吓呆了,他们的手在抖,弩矢也更加凌乱。

    战场上就是有一条不变的恒理,那就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像何谦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很是震撼人心,胆小一点恐怕当场就能吓尿了。这也是没有办法,所谓的乞活军,就是指那些失去土地的流民,团结起来乞讨生存的团队。

    没有土地,在农耕的时代,就没有生存的基本条件,这些乞活军几乎都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就像后世有句网络用语,叫做有钱任性,无钱认命。乞活军他们就是一群不要命的亡命徒。

    和胡人尊壮贱老不同,几乎每一只乞活军要想激励士卒卖命就有一点,那就是照顾烈士孤寡。他们团体并不富裕,物资也非常匮乏。可是他们总会想方设法维持着将士家眷特别是烈士家眷的生活。在以孝为天的时代,为了能让父母妻儿活下去,很多人选择拿命去换。

    像冉氏乞活军,很多将士都是从冉隆时期开始向冉氏效忠,老子死了儿子上,儿子死了孙子上,正是因为人这个人心基础,才能有那么多人为冉闵卖命。

    当然如果一个团体失去了照顾烈士孤寡和将士家眷的能力,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团体分崩离析。像风光一时的陈午,豫北霸主连石勒都出面投降的张离,包括李农都是乞活流民帅出身。可以说魏晋南北朝的名将风流,几乎都是一部乞活军流民顽强拼命的血泪史。

    何谦投靠米利,效忠晋国,其实也很简单。他既不像像大部分被魏国消化吸收的流民帅一样,当一个富家翁,失去撑握军队的权力,也不像继续颠沛流离。那么只有一点,让晋国给他一块生存的地图。

    此时的何谦就像一个赌徒,他没有押宝似乎稳赢的魏国,因为那样叫做锦上添花。什么时候锦上添花也不如雪中送炭。所以他押宝司马聃,就像获得更大的利益。

    尽管魏军弩击犀利,然而心慌之下,弩击射击密度和准确度都大打折扣。很容易被何谦部杀到阵前。白刃搏杀,需要的更是悍勇之气。

    尽管魏军弩射手不像晋军那样,没有自卫能力。可是这个角色转换需要时间,弩射阵形和步兵搏杀阵形又不是一回事,所以这个时间的耽搁,哪怕仅仅瞬间功夫,仍让魏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随着何谦部大出风头,吸引了魏军的主要注意力,晋军也展全面反攻,特别是米利所部精锐的虎贲军加入战斗,在局部战场上,魏军落了全面下风。

    观阵的石越感叹道:“怪不得陛下早已劝越要慎重,提防反复。原来晋朝还是有点底气的。”

    参谋道:“大将军,卑职测算了一下,我们必须投入一个新税步兵营才能夺回优势。”

    石越道:“传令收兵,战场上暴露的问题太多了。以本大将军看,这些领兵将领有点飘飘然了,这些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否则容易吃大亏的。”

    “铛铛铛”的金鸣声响起,魏军如潮水船退去。

    得势不饶人的晋军还想趁机夺回第五道防线,非常可惜。失去顾忌的魏军发挥了他们远程武器的优势,大量弩炮炮弹和燃烧弹、火箭弹像狂风暴雨一样向晋军阵中倾泄,一时间损失惨重的晋军不得不下令退兵。

    虽然这一次战斗表面上魏国被击退,实际上魏军损失仍不算太大,勉强达到了三个部被打残,一个部被重创,相当于一个主力营五千兵马失去了战斗力。估计在未来的战斗中,这个营基本上失去作用了。

    司马聃率领虎贲军援助惠山晋军大营,并且成功击退了魏军的进攻,守住了几乎全面丢失的惠山第六道防线,这让晋军惠山大营全军士气振奋。当然战斗鹤立鸡群的还是何谦了。他这个连军队都不算,甚至战前无人看好的民夫营军候成了晋军中的新锐将领。

    非常兴奋的司马聃当既下旨封何谦为江州督护。从一个小小民夫营军候,一个不入流的小杂官,一下子升到了一州督护,这可是相当于后世省军区政委的高位。

    当然这只是虚职,因为晋朝的江州大部分领地已经丢失了,只剩下区区十数个县。最让何谦兴奋的莫过于,他此时有了自己独立组建军队的权力。军队编制按照常例,只要不超过三万人马,这都是可以的。

    石越收兵之后,立即召开了全军别部司马以上级别将领的总结会议,一百多名大小将校被石越批得抬不起头。

    就在石越整顿征南军时,邺城之战也进入了白热化。

    随着科技的发展,新的战争艺术形式也随即出现。特别是跨时代的火药武器出现,对阵各方都对火药武器进行改进。

    为了得到火药武器,冉智甚至使用了绑架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不过随着火药武器的发展,传统攻坚战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冉智根据内线情报绑架了十数名军器监的匠师,采取威逼利诱的手段,制造了一种非常先进的武器,叫做“神火飞鸦”,其实所谓的“神火飞鸦”,也是火箭弹的一种,不过魏国如今的火箭弹只是原始单级火箭弹,射程近不说,而且准确度不高。

    可是冉智手中的这种“神火飞鸦”却是采取了三级推进装置,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还增加了稳定方向的平衡翼。距离城墙八百七十步,几名忐忑不安的工匠紧张进行着最后的调试。

    “好了没有,速度快点。”一名冉智军将领凶狠的吼道:“耽误了王上的大事,你们是知道后果的!”

    就在这时,一名工匠怯生生的道:“回禀将军,好了!”

    “目标就是正前方城门楼上那三座弩炮,打中了有奖,打偏了,小头尔等狗头”

    “小的省得,小的省得!”

    “轰!”随着引信被点燃,采取硬纸壳做成的“神火飞鸦”向城门楼上飞去。不过数息,一级箭体燃烧殆尽,完成任务的一级箭体就自行脱落。毫无停顿,失去第一级箭体的拖累,“神火飞鸦”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稳定的飞行着。十息之后,二级箭体同样脱落。三级火箭开始空中战火。不过“神火飞鸦”的空中有了一次轻微的变动。在后面观看的几个工匠吓得脸色苍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正是形容这种火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